安倍发表战后70周年谈话:表里不一的道歉

  8月14日,日本政府在临时内阁会议上通过了战后70周年首相安倍晋三的谈话。随后,安倍在官邸的记者会上正式发表了谈话。谈话中通过介绍历代内阁向近邻各国一贯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承诺“历代内阁的立场在今后也不会动摇”,同时也提及了“侵略”,表示武力行使不能作为解决国际纷争的手段,并称日本“会和殖民统治诀别”。

  1.安倍谈话全文约4000字,为20年前发表的村山谈话的3倍。凯迪数据研究中心对安倍讲话的中文译文进行了词频分析:

安倍谈话词频分析

图1:安倍谈话词频分析

  从图1可见,安倍谈话承认了“日本”在“战争”中所造成的痛苦,提及了二战中的“侵略”行为和“殖民”统治。同时,安倍也承诺日本将继续维护“和平”,继续高举“积极和平主义”的大旗,为世界和平和繁荣做出更大的贡献。安倍也不忘勉励国民,共同努力共创“未来的日本”。此外,安倍谈话也明确写入了“道歉”一词,印证了日本共同社之前的分析与预测。

  凯迪数据研究中心同时也对村山谈话进行了词频分析:

村山谈话词频分析

图2:村山谈话词频分析

  对比图1与图2,有近一半的高频热词相重合。村山谈话作为战后日本首相反省侵略和战争的重要蓝本,多次被提及和引用。“殖民统治”、“侵略”、“深刻反省”、“谢罪”这四个核心措辞也一直为各界所称道。从表面上看,安倍谈话无论是从出发点,还是从措辞上看,都与村山谈话一脉相承,并没有明显“走调”。要知道,此前安倍内阁传递的信号错综复杂。一方面,安倍反复强调,他将“完全继承”村山谈话。另一方面,却几次提到,“不必原封不动地照搬谈话内容”,否则发表新的谈话将毫无意义。此外,他甚至一度发表了“侵略无定义”、“战犯英灵”等美化和歪曲历史的言论,让人捉摸不透。

  2.从内容上看,安倍谈话一共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安倍通过回顾日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满洲事变”(即九•一八事变)等历史,承认当时日本误入歧途,“走向战争之路”,并表示历届日本政府都在“痛切反省”这次战争的行为,多次发出“来自内心的道歉”。第二部分,安倍阐述了日本作为“和平国家”的战后历程:日本人本着“谦虚的态度”接受过去,跨越仇恨,向其他国家伸出了善意之手。第三部分则展望了日本今后将继续高举“积极和平主义”的大旗,为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做出更大的贡献。

  可以说,安倍谈话基本继承了村山谈话和小泉谈话的“外衣”,既承认“侵略行为”和“殖民统治”为亚洲人民造成了伤害,也作出“深刻反省和由衷歉意”,更强调日本将继续坚持和平发展的道路。

  但更深入分析,却发现安倍谈话并没有真正继承村山谈话之“灵魂”。反省和道歉缺乏对象,也没有说清楚道歉的原因;提及尊重法律和宪法,却只字不提解禁集体自卫权和新安保法等涉嫌违反《和平宪法》的行为;慰安妇、教科书、南京大屠杀等敏感问题并没有明确提及;对历史责任也是一笔带过。

  3.除了重复前辈们的“面子”外,安倍谈话还开创了多个“第一次”。据凤凰网分析,安倍谈话首次明确指出侵略了中国和韩国及东南亚国家;首次提出中国宽容对待日本俘虏值得日本思考;首次委婉谈论慰安妇问题(不能忘记在战场背后存在名誉与尊严深深受到伤害的女性们);首次提及日本是核武器的唯一受害国。

  此外,安倍还在讲话中表示日俄战争的结果“给很多亚洲和非洲殖民地人民带来了勇气”。安倍也首次承诺日本“会和殖民统治永远诀别”。

  4.对慰安妇问题态度暧昧。安倍在战后70周年谈话中委婉地谈及了慰安妇的问题,称“不能忘记在战场背后存在名誉与尊严深深受到伤害的女性们”。相比前辈们,安倍谈话对慰安妇的态度如何?为此,凯迪数据研究中心专门对比了安倍谈话与河野谈话的相关内容:

安倍谈话与河野谈话关于慰安妇问题上的对比

图3:安倍谈话与河野谈话关于慰安妇问题上的对比

  从图3可以看出,安倍在慰安妇问题上有所保留。相比22年前的河野谈话,安倍谈话既没有明确提到“慰安妇”这个词,也没有专门为她们道歉或作出赔偿等实质性承诺,耐人寻味。更重要的是,这个表述压根就没有得到慰安妇问题研究专家和受害者家属的认同。中国研究慰安妇问题的民间学者张双兵就毫不客气地抨击安倍“借助文字游戏愚弄侵略战争受害者”,拒绝承担历史责任。两位受害者的后人也表示,不接受安倍的态度,将“继续抗争下去”。

  而在今年3月,安倍接受美国《华盛顿邮报》专访时,甚至表示慰安妇是“受人口贩卖之害,经历了难以言尽的苦难”。分析称,安倍这样说是为了模糊日军在20世纪犯下最严重的侵犯人权罪行,“歪曲日军慰安妇事件的本质”。由始至终,安倍都没有主动、明确承认慰安妇问题,也就更谈不上赔偿等后续事宜了。

  5.对中国的矛盾态度。安倍谈话中虽然承认中国在二战中遭受了“苦难”,但却没有指出日本在这场“苦难”中所扮演的角色和所作所为。同时,安倍将中国放在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台湾、韩国的后面。更值得关注的是,安倍谈话里公然将台湾、韩国、中国并列提出,不免使人心生疑虑:言下之意,安倍把台湾看作独立国家?

  另一方面,在随后举行的记者会上,安倍非常希望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首脑会谈称:“如果有机会,希望充分加以利用。对话之门一直敞开着。”而针对谈话内容,安倍还主动表示,“希望中国的人们率直地接受(我们)在战后70周年之际的坦率心情”。

  6.媒体对安倍谈话并不买账。不少媒体,尤其是中韩媒体针对安倍谈话纷纷表态,狠批其诚意不足、惺惺作态,并没有真正正视历史。

  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在接受电视台《大家的新闻》栏目采访时表示,自己搞不清安倍“究竟道歉了什么”:安倍谈话”罗列了“华丽的辞藻”,却让人一头雾水;提到了“道歉”,但就什么问题道歉、对谁道歉语焉不详;涉及日本“侵略”和“殖民统治”的行为甚至只是作为单纯的词语被列举。

  韩联社称,日本官方历史上曾数次对日本在战争时期的行动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谢罪,但是一到安倍这里,“就变成了文字游戏”。韩媒也认为安倍提及“殖民统治”和“侵略”措辞时,没有明确表示这确实是日本所为。而韩国外长甚至已经要求日本“拿出诚意和行动来”。

  新华社发文称,安倍在谈话中回避了直接表达“反省”“道歉”之意,而是通过回顾以往日本政府的历史认识称,“我国对过去那场大战中的行为,反复表明了痛切的反省和衷心道歉的心情”。”安倍仅以回顾历届内阁历史认识立场的方式间接提及“反省”、“道歉”,宣称战后出生的日本人不必肩负“谢罪的宿命”,还宣称日本今后无需继续道歉,甚至使用的是貌似第三方的语气。

  国际在线更狠批安倍谈话“假道歉、真作秀、表里不一”。一方面,安倍想作秀给国际社会看以博取认可——自认为言及“侵略”,各国人民就会相信他“道歉”的诚意;另一方面,又不想开罪国内右翼势力,仅仅“侵略”一词并没有传达出日本过去所发动的战争是侵略战争的含义。总的来说,安倍并非真心为侵略历史悔过,而是借谈话“来掩盖他对历史问题的错误认知”。

  7.据日本《每日新闻》报道,在即将到来的8月15日“终战纪念日”,安倍考虑到日本与中、韩两国的关系,“基本不会参拜靖国神社”,而是以自民党总裁身份自费献上“玉串料”(祭祀费)。事实上,在2013年和2014年的8月15日,安倍均没有参拜靖国神社,而是通过自民党总裁特别助理萩生田光一,献上了“玉串料”。

  8.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安倍谈话发表前两天,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访问位于韩国首都首尔的西大门刑务所历史馆时屈膝下跪,为日本殖民统治朝鲜半岛时期的暴行道歉。这是日本前任或现任首相第一次在韩国独立运动相关设施前下跪致歉。在随后的记者会上,鸠山表示,“日本理应承认殖民侵略历史”。他更期待安倍晋三发表的战后70周年谈话中能真心反省历史。可惜的是,安倍最终还是辜负了其前任的期望。

k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