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剑拔弩张的南海看中美博弈的新常态

  进入2015年,南海纷争丝毫不见缓和。踏入7月,形势更趋于紧张。一方面,中菲就“领土争端”不断隔空交锋;另一方面,美、日这两个看似远离南海的国家同样没有袖手旁观,以不同的方法高调介入,为南海的局势火上添油。

  中国:吹沙填海、组织军演强硬宣示主权

  6月底,中国外交部公开宣布,中国在南海海域的吹沙填海工程即将完成,下一步将建造设施,以便“更好地配合中国的军事防御和履行在海上的搜救和防灾等国际责任的要求”。同时,发言人强调中国拥有南海主权,建设“合法、合理、合情”,不针对任何国家,也不影响各国在南海的航行与飞行自由。

  这也就意味着中国持续一年多的南海岛屿吹填工程即将划上句号。据美国统计,中国填海的面积已经超过800公顷。对此,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何亮亮高度评价,中国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已经把南海上的三个岛屿的面积迅速扩大,“非常成功”。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时殷弘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的专访时则分析了中国在南海推进吹沙填海工程的原因:第一,创造一些条件最终逐渐地使美国无法进行抵近侦察;第二,“把菲律宾和越南从在中国声称主权的南沙群岛赶出去”;第三,中国要通过各种措施最终能够保证其经过南海的能源供应线。

  中国不顾美国、越南、菲律宾等国家的反对,坚持在南海的吹填工程,折射出其强硬的态度和严密的战略部署。但英国《每日电信报》却预测中国此举会令南海局势更加错综复杂:“南海岛屿的陆域吹填工作加剧中美两国的关系”,以及增加越南和该地区其它国家的担忧,他们担心中国利用人工岛屿建成军事基地,夺取南海的海空控制权。

  除了高调宣布岛礁吹填工程进入尾声外,中国海事局网站更于7月20日发布消息,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将于7月22日在海南岛东部南海相关海域进行为期10天的军事训练。《参考消息》进一步透露,解放军南海某舰队联合海军陆战队、陆军两栖部队以及海军直升机部队等多个兵种将乘坐数十艘舰艇在南海进行立体登陆演习。而世界最大的军用气垫船——“野牛”级气垫登陆艇加入解放军海军后也将首次亮相。

  外界也高度关注解放军的本次演习。香港《太阳报》一针见血地指出,“此次军事训练令南海更添硝烟味道”。美国媒体则披露“中国已筑起海底长城”,布下水下监听网,美军潜艇若出关岛即被中国锁定。

  美国:“海神”升空,在南海或放弃中立

  中国在全球范围内最主要的博弈对象美国也抓紧部署,动作不断,《环球时报》更将其行动比喻为“无异于在南海玩火”。

  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官方网站称,太平洋舰队司令斯考特·斯威夫特7月18日在菲律宾访问期间,登上P-8A“海神”反潜侦察机,与机组成员一起在南海上完成了一次历时7小时的海上侦察行动。

  这已经不是“海神”在南海的首次任务。凯迪数据研究中心梳理了经媒体公开报道的P-8A“海神”反潜侦察机今年在南海的争议行动:

2015年媒体公开报道的美国P-8A“海神”反潜巡逻机在南海的争议行动

图1:2015年媒体公开报道的美国P-8A“海神”反潜巡逻机在南海的争议行动

   从图1可以看出,今年内经媒体公开报道的P-8A“海神”反潜侦察机在南海“擦枪走火”的行为一共有三次。第一次出现在2月,在20天时间内多次升空在菲律宾附近海域侦察,这也是美国官方首次正式承认派遣“海神”巡逻机在南海执行任务。而第二次则发生在5月,美国知名媒体CNN记者更获邀同机拍摄和采访,见证了中国军机的8次警告。事后中国外交部更公开表示强烈不满,并要求“美方不要采取任何冒险和挑衅行动”。斯威夫特的登机巡航则是第三次争议事件,他不仅将菲律宾选为担任太平洋舰队司令后外访的第一站,更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登上巡逻机监测南海的太平洋舰队“一把手”。此举被《参考消息》讽刺为“抽疯”行为,自然也遭到中国外交部的强硬回应。

  除了“海神”反潜侦察机外,两艘美国舰艇更在7月初完成了在南海争议区域的首次联合巡航。参与巡航的“沃思堡”号濒海战斗舰和“拉森”号导弹驱逐舰9日荷枪实弹地进入南海“争议水域”。“沃思堡”号滨海战斗舰舰长瑞奇•杰瑞特更向媒体表示:“我们同‘拉森’号的行动彰显了我们对印度-亚太地区的承诺,并强调了我们在公海具备自由航行的能力。”

  除了军事行动有升级的迹象外,更有高级官员旗帜鲜明地表态,美国将不会“恪守中立”。据美国之音报道,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21日在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发表演讲时表示,关于南海问题,当涉及遵守国际法的问题时,美国非但不会“恪守中立”,相反还会立场鲜明地站在制度的一边。他重申美国只是在主权声索问题上不选边站。与此同时,美国参众两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和福布斯分别就南海问题“说三道四”,夸大中国的军事威胁,甚至断言中国将设立“南中国海防空识别区”。

  菲律宾:依仗美国撑腰,小动作不断

  美国将军、高官和政客等各路人马在南海问题上“你方唱罢我登场”,与其说彰显了美国的强硬态度和重返亚太的战略思维,不如说是在背后为菲律宾、日本等伙伴撑腰,让它们向中国叫板。

  菲律宾也在近期很好地“扮演”了这一角色。首先,其单方面发起的“南海仲裁案”虽然在海牙常设仲裁法院仲裁庭草草收场,但却引起了国际舆论足够的关注,甚至一度接媒体之口扬言“要令中国退出南海”;接着,据路透社报道,自去年年底以来,菲律宾海军使用木制渔船和其他小船,避开在仁爱礁附近巡逻的中国海军舰艇,向已经搁浅了16年的“马德雷山”号运送水泥、钢材、缆绳和焊接工具,企图进行加固,甚至永久占领;最后,菲律宾官员更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表示,从明年年初开始,菲律宾将在苏比克湾的前美国海军基地内部署新型战斗机和两艘军舰,这是23年来苏比克湾军事基地被首次启用。分析认为,菲律宾的这个打算一是加速推进军队现代化,二是进一步融入美国在亚太打造的军事体系,“借用美国的力量”。

  正如菲律宾国防部长博尔泰雷·加斯明在斯威夫特参与南海侦察飞行任务后所说的那样,“从军事上,我们无力对抗中国,所以我们一直请求我们的盟友援助我们。”或许,菲律宾在很长的时间里,都将扮演这种搅局者的角色。

  日本:不再是南海问题的旁观者,防卫白皮书剑指中国

  在南海问题上,并非当事国的日本也在近期采取了多次直接行动。

  早在5月,日本与菲律宾在南海争议海域苏比克湾附近进行了首次联合海军演习,一艘日本战舰和一艘菲律宾海军护卫舰参与其中。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海上自卫队P3C反潜巡逻机6月23日开始在南中国海存在争议的海域附近上空飞行,这是自卫队参加与菲律宾军队实施的联合搜索、救助训练,也是自卫队“首次在中国和菲律宾、越南等争执主权的南沙群岛附近海域活动”。这两次联合军演,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而进入7月,日本内阁新通过的2015年版防卫白皮书中,高调地对中国的海洋行动予以批评,更是首次“炒作南海问题”。日本政府在白皮书中,直言中国“在海洋行动方面,独自、片面主张,企图改变现状,持续采取所谓具高压性的做法,可能引发不可测的危险行为”,更首度收录了中国在南海“填海造陆”的卫星图像,并表示日本将“高度关注”中国在南海的填海工程和军费问题。

  日本如此高调地渲染中国的海上威胁,特别是针对南海问题的表态,《日本新华侨报》评论这不仅仅只是简单的描述现状,甚至已经带有“批评和警告的意味”。对此,中国军事专家李杰在接受采访时分析,日本希望南海局势更乱,使得中国首尾不能相应,“这样能减轻它在东海地区的压力”。同时,白皮书高调描述中国在南海的岛礁建设,也意在讨好美国,并借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插手南海事务,“在南海分一杯羹”。

  从表面上看,中国、美国、菲律宾和日本在南海问题上各有各的利益,各有各的部署,也打着各自不同的算盘。但从实质上看,这其实就是中国与美国“新常态”博弈下的缩影。正如中国外交部原副部长何亚非在《中美关系走向“新常态”》一文中所言,面对中国的发展,美国及其部分盟友相互利用,“强化军事同盟关系来对付中国”,日美安保条约不断扩大范围、美国在东亚盟国部署区域反导系统、中国与日本和菲律宾等邻国海洋权益争端激化等举措正是出于这种考虑。或许,局部的擦枪走火还将持续,但如何在博弈的过程中建立互惠、平等、畅顺和有效的长期合作机制,才是中、美这两个大国目前最需要考虑的。

k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