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启动:挑战国际金融秩序

  7月15日,第六届金砖国家峰会在巴西福塔莱萨召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巴西总统罗塞夫、俄罗斯总统普京、印度总理莫迪与南非总统祖马出席。5国领导人围绕“实现包容性增长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主题展开讨论,并在会议结束后共同发表《福塔莱萨宣言》。

  1.被誉为本届峰会“最亮点”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正式成立。究竟这个“最亮点”具有什么意义和使命?各路媒体纷纷进行解读。美国《外交政策》认为其“旨在平衡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同时也是金砖国家“向二战后西方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的一次雄心勃勃的挑战”。南非《独立报》也毫不掩饰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成立的“野心”:它们的出现“就是要让世行与IMF嗅一嗅竞争的味道”,增加政治自主权。BBC则担忧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会不会只是一个“象征”:它们“是否真能挑战世界银行”,抑或只不过是个象征。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基金概况

图1: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基金概况(来源:凤凰网)

  2.这是习近平作为中国国家主席所参加的第二届金砖国家峰会。究竟这六届国家峰会在什么时候举行,达成了什么重大协议?KCIS进行了梳理:

历届金砖国家峰会概况

图2:历届金砖国家峰会概况

  从图1可以看出,金砖国家峰会每年举行一次,由五个成员国轮流举办,巴西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举办过两届峰会的国家。首届金砖国家峰会召开于2009年6月,地点为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堡市,这次峰会达成了以下成果:承诺推动国际金融机构、改革提高新兴市场发言权改;改善国际贸易和投资环境、遏制贸易保护主义;支持能源资源供给的多元化,开展气候变化对话等,这届峰会也为金砖国家体系的确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南非在2011年第三届峰会上正式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自此,“金砖四国”正式扩展为“金砖五国”。而在去年的德班峰会上,五国正式就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展开磋商,一年后,这项任务终于在巴西的海港城市福塔莱萨完成。

  3.每一届峰会结束的同时,金砖国家都会联合发布声明。究竟过去五届峰会的联合声明都提到了什么?都阐述了哪些理念和观点?KCIS进行了语义分析:

第一至第五届金砖国家峰会联合声明语义分析

图3:第一至第五届金砖国家峰会联合声明语义分析

  由图2可见,“我们”、“发展”出现次数最多,分别为378次和156次。其次为“国家”、“合作”、“国际”。这五次会议金砖国家的关注重点在“经济”、“金融”、“安全”、“和平”、“能源”上,乃最突出和最关心的问题,分别被提及104次、53次、46次、41次、37次。这五份声明提及次数最多的大洲为“非洲”,出现了32次;出现最多的国家为俄罗斯,共被提起41次,然后依次为中国、巴西、印度和南非。而在每一届的联合声明中,被提及最多的国家均是当届峰会的主办国。

  4.极具潜力的金砖五国。金砖五国的国土面积总和超过4000万平方公里,占全球陆地面积的26.3%,而截至2013年,这五个国家的人口总数约为29.38亿,占全球人口总数的42.6%。而这五个大国的GDP总量占世界比重更是逐年上升,从2009年的15.92%,上升到2011年的19.61%,在到2013年的21.25%,这五个大国在世界经济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重要。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近十年来新兴经济体的平均经济增长率超过6%,其中,中国超过10%、印度超过7%、俄罗斯超过6%。而从金砖国家整体来看,平均增长率超过8%,远高于发达国家2.6%的平均增长率及4.1%左右的全球平均增长率,是发展中国家的佼佼者。

  但金砖五国的发展也具有不平衡性。它们的人均GDP差距较大,2011年巴西和俄罗斯的人均GDP最高,都超过1万美元;南非人均GDP也超过了7000多美元;中国和印度分别为4200、1100多美元远低于世界水平。而从城市化率来看,巴西和俄罗斯都在70%以上,南非在62%左右,中国约49%,印度在30%左右。根据城市化的发展规律,城市化总体进程呈S型曲线变动,城市化率突破30%后进入加速阶段,直到城市化率70%。因此,巴西和俄罗斯的城镇化进程已经达到平稳的阶段,而中国和印度未来的城市化发展还有很大空间。

  5.金砖五国的贸易往来也日趋频繁。KCIS总结了近6年以来中国与其他四国的双边贸易金额:

中国与金砖四国双边贸易金额

图4:中国与金砖四国双边贸易金额(数据来源:ceic)

  从图3可以看出,中印、中巴双边贸易额都曾出现不同程度的滑落,而中俄、中南(非)双边贸易额稳步增长。与此同时,中国与金砖国家的贸易,总体上保持赤字状态。2011年,印度对中国巨额贸易逆差达到271亿美元,创下金砖四国成立以来的贸易逆差记录。除印度外,近四年来中国对南非、俄罗斯、巴西都保持着贸易逆差。其中,对于俄罗斯的贸易基本上保持平衡,而与巴西和南非的贸易则维持赤字状态,尤其是与巴西的贸易赤字的规模比较大。只有与印度的贸易保持较大的贸易顺差。而从出口种类上来看,中国对其余金砖四国出口的以机电产品、化工产品、金属制品为主,而进口则以铁矿石原油、有色金属矿石、纺织原材料、化学原材料和非金属矿产品为主。中国与金砖国家之间的贸易,是一种典型的“工业化国家”与“农业国”之间的贸易:中国为金砖国家提供不同类型的、价廉物美的制成品,进口这些国家的原材料和矿产品。

  6.正因为与这些国家的贸易往来越来越频繁,所以中国与其他金砖国家领导人之间的交流也越来越频密。在本届峰会召开前夕,习近平主席分别与四国领导人进行了交谈。其中,他与首次参会的印度新任总理莫迪就扩大两国经贸、人文、旅游、教育、人才培训等领域的交流合作交换了意见,并达成了友好协商、共同和平解决边界问题的共识。

  此外,习近平也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会面,协商将重点推进能源、科技、航空航天、交通基础设施、本币互换等领域的合作,尽早启动俄中西线天然气管道协议谈判,继续加强双方的战略伙伴关系,并在上海合作组织、二十国集团等组织中共同发挥作用。

  这已经是习近平在去年3月担任国家主席以来与普京的第八次正式会面,KCIS统计了这八次会面的情况:

习近平出任国家主席以来与普京的会面

图5:习近平出任国家主席以来与普京的会面

  7.中国和拉美的关系进入快车道。金砖国家峰会只是习近平本次拉美之行的第一站,接下来,他将在8天之内对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古巴这四个拉美国家进行国事访问。据新华社统计,这已经是习近平近六年来第四度出访拉美国家。此次中拉领导人会晤期间将提出成立中拉论坛。2011年,拉共体成立。2012年,中国提出倡议,希望建立中拉论坛机制。今年1月份,拉美33个国家达成一致,对中方的倡议给予积极的响应。

  而中国与拉美的合作还不只是体现在领导人身上。据《新京报》报道,长期研究中拉关系的美国国防大学西半球防务研究中心教授埃文·埃利斯在一篇文章中称,过去十年间,中国在拉美的不断扩展深深改变了这一区域,这种改变体现在摩托车、汽车、联想电脑、华为及中兴手机等中国产品的不断涌现;体现在大街小巷的书摊能买到自学中文的CD和书籍;体现在拉美的港口和高速路上中国远洋集装箱繁忙的物流景象。而尼加拉瓜运河的建设与运营更将有中资企业参与。此外,截至2014年5月,中国已经在14个拉美加勒比国家开办了31所孔子学院,还有10个孔子课堂,另有一些国家正在筹办孔子学院。虽然中国与拉美地区的语言不通,风俗相差甚远,但“双方加强了解和合作的意愿很强”。

k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