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作家吴晓波在编撰过二十个国家及华人历代首富的生平事迹后,感慨称:千百年来,古今中外,没有一个人是因为财富众多而被人们长久地纪念,他能留存于民间的名声,几乎全部地来自于他的德行与公共行为。

  这一次,“超人”李嘉诚因撤资被指责“失守道义”,在舆论场引起轩然大波,连续五天排入欲知·焦点人物当天榜单的前十名,最终高居本周榜首。不过,李嘉诚“要跑”并非“新”闻,而在“跑”与“不跑”之间,“让”与“不让跑”之间,可以看出首富资产转移的逻辑,更能反映出舆论对于法治社会背景下的市场经济的理解。

  作为商人的资产转移逻辑

  讨论“让不让李嘉诚跑”之前,最好先看一下李嘉诚作为一位商人的资产转移逻辑。尽管“李嘉诚撤资”这一话题从2013年引起舆论“警惕”,但实际上,早在2010年,李嘉诚便开始进行资产的转移。

  欧洲,尤其是英国,是李嘉诚资产转移的重镇。据《21世纪经济报道》在2013年的报道,截至当年,李氏家族已将约半数的家产移至欧洲,2010至2013这3年累计海外并购额高达1445亿港元。并且李嘉诚还完成了英国最大的单一海外投资:历史投资总额超过300亿英镑(折合3720亿港元)。单在基建方面,李氏旗下的长江集团为英国1/4的人口提供配气服务,英国电网掌控英国30%的电力供应,英国水务公司则为超过7%的英国人口提供食水。

  彼时,媒体形容李嘉诚“已经主宰了英国的经济与民生”。

  随后,这位华人首富开始不断抛售大陆物业和资产。据《北京青年报》,2014年1月至2015年4月,李嘉诚通过转让资产或其他方式套现近800亿元人民币。媒体热议的“李嘉诚撤资”,主要有抛售和注册地外迁两个方式:

  所谓“商人重利轻别离”,不惜别离的李超人,背后到底所图何利?

  对比英国和香港的投资环境,2012年,长江基建集团董事总经理甘庆林向媒体解释:“英国拥有良好的营商环境、完善和成熟的法律、财务及受规管业务制度,集团视英国为最理想的投资地点之一。”

  经济学家关焯照当时则称,香港市场逐渐饱和,且不乏来自内地和海外的竞争者,零售、电讯业务盈利增长缓慢。

  近期,《长江商报》还分析称,欧元的疲软使得能够提供稳定回报的欧洲资产比中国更加便宜,这也是李嘉诚此举背后的一个动机。

  而对于注册地外迁至著名的离岸金融中心和“避税天堂”开曼群岛和百慕大群岛,李嘉诚则解释这是“为企业获得更大财务弹性”。事实上,这些离岸金融中心所在的当地政府对离岸公司没有任何税收,只收取少量的年度管理费,具有高度的保密性、减免税务负担、无外汇管制三大特点,国内诸如百度、阿里巴巴、奇虎360、人人网等互联网公司也都选择在此注册。因此,商人李嘉诚的选择也并非毫无根据。

  除经济利益之外,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范博宏还从政商关系的角度分析了李嘉诚的帝国重组。分析称,在中国内地,李嘉诚在政治圈可谓长袖善舞,关系网直通高层。但这个无形资产却面临难以传承的巨大挑战,并且随着领导人的更替,更添变数,而香港的经商环境、制度环境、法律环境的不确定性也会增加,这都使得李嘉诚想要分散风险。

  舆论的玻璃心

  在撤资风波正盛的这两年里,李氏超人俨然由一位“机场书店里最受欢迎的商业励志人物”,变成了很多人眼中的“背信弃义者和香港陨落责任人”。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道理都懂,但真正面对“李超人变李跑跑”时,舆论却表现出“玻璃心”。

  近两年,因为“超人要走”,舆论三度被惊扰。每一次舆论波动,万众偶像李嘉诚都否认撤资,并表达爱国之情:

  今年9月12日,罗天昊通过央媒智库的发文引起舆论场争论,李嘉诚及长和实业再度公开表态,《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两家央媒连发文章评论此事,甚至发改委也有所回应。

  尽管遭到多方批驳,但罗天昊们的观点恰恰反映出当下不少网民的“玻璃心态”,类似“马云被逼捐”事件,“为富必须仁”容易成为舆论对待此类事件的基本逻辑,再加上李嘉诚也曾笑称这是“树大招风,引起社会仇富很正常”。凤凰网超过11万网民参与的调查或许也能将这类心态反映一二,赞同“别让他跑了”成为支持率最高的选项:

(数据来源:凤凰网;截止时间:9月18日9:30)

  不过大多数媒体、评论员及学者都相对理性,并借此事件论述了法治社会背景之下,市场经济的规则该如何运行、投资者的正当利益应受到保护等观点。

  其中,“倒罗者”普遍认为即使李嘉诚和政府关系密切,但其本质依旧是商人,逐利是他的天赋权力。例如,凤凰评论认为不宜用政治笔墨为李嘉诚画像,更不应用道德、信义之类的绳索绑架超人。《经济日报》等媒体重申市场经济规则,认为应“理性看待实业资本跨境流动”,“将市场可发挥作用的交还给市场,尊重并遵循自由、平等的市场经济规则”,“李嘉诚或走或留,作为他个人的选择,应该予以尊重,并依法保障其有序退出的权利。”

  从中国房地产业的发展角度,还有声音表达得更为直接:李嘉诚出走或是中国经济之福。《北京青年报》就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被房地产绑架很久了,李嘉诚的“走”应该是一次不大不小的松绑……中国需要松绑,需要卸下房地产这个包袱,这样成本才能降低。

  当然,也有包容者认为社会舆论应当立体,罗天昊们的杂音也应被允许存在。虎嗅网评论还给出了一个“神比喻”:“别让他跑”只是气话,好比家里大人说“慢走、不送”,孩子却对客人的背影喊了一声“滚”。考虑到客人的所作所为,孩子的作法不算无礼,更何况今天早以不是家长制社会,公民有对李嘉诚撤资表达不满的权力。

  值得玩味的还有,《人民日报》表示“在法治框架内,资本享有来去自由的权利”,同时也号召大家“把这个国家建设得更好,让今天的离开成为明天的遗憾”,“时间将证明,他们失去的,将是与中国一起成长的整个时代。”

kcis